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老钱庄高手心水沦坛红姐图库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拉斐尔前派牛津展出:素描水彩里的爱情与友情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7-30  

  1848年,约翰·米莱、但丁·加百利·罗塞蒂、威廉·霍尔曼·亨特三人在伦敦发起“拉斐尔前派”(Pre-Raphaelite Brotherhood,拉斐尔前派兄弟会),以改变当时的艺术潮流。他们认为拉斐尔时代以前优美的绘画已经被学院艺术派的教学方法所腐化了,并主张回归到15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的画风,因此取名“拉斐尔前派”。

  澎湃新闻获悉,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近日推出“拉斐尔前派:素描和水彩”,呈现他们的作品与牛津的关系,以及亲密且复杂的友谊和爱情。

  “拉斐尔前派”发起于米莱伦敦的家中,罗塞蒂和亨特是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到了那年秋天他们已经累积至7人,他们是威廉·迈克尔·罗塞蒂(William Michael Rossetti,但丁·罗塞蒂的弟弟)、托马斯·伍尔纳(Thomas Woolner)、詹姆士·柯林(James Collinson)、弗雷德里克·乔治·史蒂芬(Frederic George Stephens)。伊丽莎白·西达尔(Elizabeth Siddal)、爱德华·伯恩-琼斯(Edward Burne-Jones)和威廉·莫里斯等人后来加入。画派里所有成员已达成共识,在作品的签名旁边留下前拉斐尔派的缩写“PRB”的记号。

  附近展出的是米莱和查尔斯·奥尔斯顿·柯林斯(Charles Allston Collins)在1850年互画的铅笔肖像,还有一幅西达尔俏皮的水墨素描,以及罗塞蒂画她一幅的水彩。虽然,这是一个古怪且不和谐的组合,但清楚地表明了“拉斐尔前派”成员不同绘画方法和材料,以及其中交织着的尖锐而敏感的关系。

  虽然“拉斐尔前派”成员均着迷于中世纪的文化,相信中世纪文化有着后来的时代所失去的正直精神和创造性。但后来,强调中世纪文化的观点与强调独立观察自然状态的现实主义产生了冲突。原本拉斐尔画派里认为这两者是能互相配合的,但在冲突产生后画派一分为二,现实主义派由亨特和米莱领导,中世纪派则由罗塞蒂和威廉·莫里斯等追随者领导。

  这些名字和作品,让展览不可避免将艺术与八卦结合。伊丽莎白·西达尔是米莱笔下的《奥菲莉亚》,进入拉斐尔前派的圈子后,西达尔开始跟随罗塞蒂学习绘画,一起写诗,形影不离。1854年,西达尔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当时伦敦最有名望的艺术评论人约翰·拉斯金特别欣赏她的作品并资助了她的事业。到了1857 年,她成为伦敦拉斐尔前派展览中唯一的女性艺术家。

  伊丽莎白·西达尔(1829-1862),《两名男子坐在船上,一位女子撑篙》

  1862年2月,在一次服用了高剂量的鸦片酊后,西达尔失去了生命,年仅32岁,她的死被怀疑是自杀。深感内疚和悲伤的罗塞蒂将一本自己诗的手稿放进了棺材里,陪伴西达尔一起埋葬,手稿里的诗写的都是她。然而七年后,他反悔了。他委托朋友查尔斯·奥古斯都·豪厄尔(Charles Augustus Howell)打开亡妻的墓,拿出那本代表自己诗歌最高水平的手稿,在整理好后将他的旧诗与新诗一起出版。展览中一张查尔斯·奥古斯都·豪厄尔的彩墨特写,让人会想起这段历史。

  对“拉斐尔前派”推崇有加的评论家约翰·拉斯金,也在经济和评论上支援他们,并还雇请米莱到苏格兰去替他画了一幅肖像,这趟旅程使得米莱认识了拉斯金的妻子埃菲,两人接着发展出恋情,埃菲在1855年改嫁米莱,成为了一场被大幅报导的丑闻。

  这种通透调子的形成,源于亨特和米莱发展了一种绘画的方法,用稀薄的透明颜料(Glaze)覆盖在潮湿的白色表面上,以此让颜色保持如宝石一般的透明度和清晰度。这与“拉斐尔前派”的核心年份(1848-1853 年)一系列纸张、颜料、铅笔的创新契合,正是这些新事物“诱惑”他们打破常规。

  “拉斐尔前派”维持时间并不久,但即便画派解散也依旧发挥着影响力,画家仍然继续用这些风格作画,只是他们不再于作品上签下“PRB”了。约翰·威廉·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于1895年对两个美少女的研究是这方面的杰出作品,现在几乎不为人知的弗雷德里克·乔治·斯蒂芬斯 (Frederic George Stephens) 为英国诗人乔叟(Chaucer)绘制的令人兴奋的奇怪插图也是如此。

  受到前拉斐尔派影响的画家包括了亚瑟·休斯(Arthur Hughes)、弗雷德里克·桑迪斯(Frederic Sandys),以及福特·马多克斯·布朗等人。借由莫里斯的关系,前拉斐尔派的概念影响了许多室内设计师和建筑师,利用中世纪的风格做建筑和装饰品的设计,这也直接引导了莫里斯所发动的工艺美术运动。

  虽然,20世纪以来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艺术的目的逐渐远离了重现实际的状态,“拉斐尔前派”如摄影般逼真的描绘开始被许多批评家所贬低,但当看到亨特在信封背面草草画出的画作《世界之光》(the Light of the World, 1851-1853)的最初想法时,当看到罗塞蒂《白日梦》中幻想大自然的少女,依旧让人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