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农民痴迷数学20年写百万字论文 研究手稿一人高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09-07  

  26日,记者从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编辑部副主任刘培杰口中得到证实,泸州农民邓寿才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散论》、《初等数学不等式研究欣赏与收藏》两部最新书稿,哈工大出版社已决定以专著形式推出。

  据了解,邓寿才仅有高中文化程度,却痴迷数学20余载,已经在各类数学刊物上发表研究文章上百万字。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刘培杰连连感叹,在基础数学领域研究,邓寿才称得上是“中国农民第一人”。

  26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邓寿才所在的纳溪上马镇八角仓村。这是上马镇最偏僻的村子。

  进入主人家里,首先进入成都商报记者眼帘的是一排排、一叠叠摆放整齐的数学书籍,一位穿着洗得发白的黄上衣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书堆中奋笔疾书。他就是邓寿才。

  今年48岁的邓寿才,高考因十多分之差无缘大学,返回八角仓老家,成为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由于热爱数学,邓寿才四处搜集有关数学的书籍阅读。1986年,邓寿才在纳溪城里一家书店偶然见到《古今数学趣话》,书中有关数学家们的成才经历,深深地吸引了邓寿才。邓寿才开始从新华书店购买大学数学教材自学。大学数学教材也过不了瘾,邓寿才又四处托人从成都买回研究生数学教材继续钻研。

  作为一位农民,邓寿才的数学梦想注定只能在割草放牛、插秧打谷这些农事的夹缝中萌芽、生长。邓寿才有个习惯:纸笔不离身,偶有所得便诉诸笔端。他新婚后陪妻子回娘家,当晚,邓寿才和岳父睡在一起。半夜,邓寿才突然想起一个数学问题,随即开灯演练,直到天明。第二天,岳父告诉女儿:“你找的这个人脑壳有毛病,是个疯子。”

  1995年春节过后,邓寿才外出打工。除了擅长数学,邓寿才不会其他手艺。无奈之下,邓寿才只得进煤矿拉煤,到建筑工地当小工,上矿山挖矿。吃苦邓寿才不怕,流浪邓寿才也不怕,邓寿才最怕的,就是四处辗转,无法进行数学研究。直到找到了一家砖厂,邓寿才的打工生活才算安定下来。白天邓寿才在砖厂打工,晚上回到自己租住的平房后,便开始钻研数学。

  20多年来,邓寿才积累了数百本数学研究手稿。26日上午,在邓寿才家中,成都商报记者将他的手稿堆在一起,竟有一人多高,50余公斤。邓寿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由于多年辗转,手稿丢掉不少,“如果全部保存,还会更多。”

  自1987年,邓寿才的处女作《一个数学问题的新证》在《厦门数学通讯》发表,20多年来,邓寿才已在各类数学刊物上面发表论文20余篇,上百万字。特别是在哈工大出版社每年出版两辑的《数学奥林匹克与数学文化》丛书当中,邓寿才更是连续发表了80余万字著作。他的专著《新编平面解析几何解题方法全书》,也在今年1月由哈工大出版社正式推出,目前在网上和各大书店均有出售。两本最新专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不等式散论》、《初等数学不等式研究欣赏与收藏》则已被哈工大出版社纳入2010年图书出版计划。

  能够和《数学奥林匹克与数学文化》丛书主编刘培杰接上头,完全是个偶然。2003年,当时在广东中山一家纸箱厂送货的邓寿才,无意中在书店见到这套丛书,邓寿才随即和丛书主编刘培杰取得联系,并愿意为该丛书撰稿。

  当听说邓寿才只是一位农民后,刘培杰惊讶了,“我们这边的作者,大多都是大学教授!”不过,刘培杰还是决定先让邓寿才把书稿寄一部分过来看看。没想到,书稿引起了刘培杰浓厚的兴趣。此后陆续出版的《数学奥林匹克与数学文化》丛书,大量收录了邓寿才文稿。

  26日上午,接受成都商报商报记者采访时,刘培杰表示,和职业数学家相比,邓寿才的研究领域主要在初、中等数学领域上面,“这种研究很难实现原创性突破,但邓寿才却有不少独到的见解。身为一名农民,邓寿才多年来完全靠苦学成才。这种无功利的研究,在当今社会颇为难得。在我们的作者中,邓寿才是唯一一位没有高等学历的撰稿人,在初、中等数学研究领域内,邓寿才完全称得上中国农民第一人。”

  20余年痴迷数学,也让邓寿才付出了许多。因为耽搁了农活,妻子一气之下撕毁了邓寿才的手稿,毁掉了邓寿才的研究书籍,最终夫妻感情破裂,妻子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邓寿才。

  在邓寿才看来,只要能够专心致志研究数学,其他的都不重要。邓寿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真是一门美妙无比的学科,只要进入数学这个世界,我就可以彻底忘掉所有的烦恼和不快。”

  目前,邓寿才已辞掉工作,回到八角仓,并计划一心一意钻研数学,“每年通过撰写书稿,我大概有4万多元的稿费收入,这已基本够我个人开销。目前,除了进一步完善哈工大即将出版的两本专著外,我又拟定了其他几个研究方向。我的打算是,等初、中等数学研究得差不多了,就向高等数学发起冲锋,并计划今后每年推出一本专著。”(成都商报张柄尧)(西部网)